笔趣阁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骨子里的莫莹

第二百三十九章 骨子里的莫莹

?热门推荐:
????罗弋风与凌霜占艳菊花凝露遂进入怡翠楼,这别样风采就映入眼帘。

????那大厅中央颇有歌舞升平的韵味!然与当今天天下大乱之势却尽显格格不入之景——一曲《黄莺吟》,千朵万朵压枝低,贯是莺歌恰恰啼,哪闻楚歌四面临。

????罗弋风感慨万千,对冰花潇湘馆这沙都的怡翠楼产生质疑,“冰花潇湘馆是以对抗天道为己任吗?”

????突然,轻华润红的玉手掐着罗弋风的耳朵逮在手心,径直朝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的闺房进入。

????“哎呦!”

????罗弋风痛上心头,不由地高声喊叫。

????很快,她们一个接一个进来,轻华边惦着小脚且暗暗地在指尖儿上使劲儿扭了半圈,边嘴上泄恨啐道:“叫你快点,叫你快点,就是不听!”

????几女不以为然,俱都想当然认为罗弋风该有此罚,唯独莫莹轻咬着下唇跑来,替罗弋风摆脱轻华的蹂躏。

????罗弋风只顾叫疼,揉按了半天长狐耳,才尴尬地发现屋内早有三位外来之客造访。

????当下,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洒爽风流,典则俊雅,外露着‘一字锁骨’下的数字4,就任意所为,根本不把沙敏、池水寒、百晓天放在眼中,“三位!来的真是准时!”边拐着罗弋风胳臂,摁他坐在主位,边目不斜视说道。

????接着,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一转身,挥霍指示怡翠楼伺候的婢女道:“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搅扰这里,违者斩!”

????“是!”婢女毕恭毕敬,晓得数字4在冰花潇湘馆什么地位,不敢多言,就低首下气身退门外,自行掩住门扇。

????怜月溪眼疾手快,插好门栓,便同众姐妹坐好,缄默不语。

????沙敏唯唯诺诺问向凌霜占艳菊花凝露,道:“晓得贵宗是以鼎诚天下为宗旨,该不会变卦吧!”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轻移莲步,却是坐在末端,答道:“自然不会!”

????然后,沙敏瞧瞧罗弋风,瞅瞅凌霜占艳菊花凝露,问道:“何以冰花潇湘馆十花之数字四会坐在一众女子之后!”

????“此事暂且放下,你自会知道。说一下我心中之意吧,上次,我已经向池水寒、百晓天提过,沙都地形图和沙都城垣排兵图可有带来!”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冷傲地说道:

????沙敏一摆手,示意池水寒拿出沙都地形图和沙都城垣排兵图铺展在方形桌子上,“敬请过目!”不敢违拗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之意,就对她们的身份深信不疑。

????有罗弋风、莫莹、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站立起来,走至桌旁,细细观摩起来。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对莫莹说道:“莫莹!就按帝妃指示,还是你来排兵布阵吧!”

????罗弋风大吃一惊,虽没有把过多的震惊表露在外,可在心中却说道:“莫莹是因为无妄海水淹慁界的缘由吗,怎么邪姬帝妃对她如此器重!”

????“看来不光是石玉瑄这个首要特殊性啊!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将计就计,仍按冰花潇湘馆的身份对待沙敏,是要作何打算!”褒姒说道:

????“是啊!不是说好的开门见山吗!”罗弋风也甚是迷惑!

????此时,莫莹看得格外仔细,将地图所绘了然于胸后,说道:“这地图所标与我心中所记倒并无二样!”

????罗弋风实料不到莫莹有此一说,问道:“莫莹妹妹!你对沙都地理也有深究吗?”

????莫莹笑道:“我的好哥哥啊,我在修真上屡遭挫败而面临铩羽暴鳞之境况后,就曾暗下决心要在雄才伟略上有一番造就。所以,凡是有跟文武韬略、行军打仗、天文地理有关的书籍,我是格外留意,势必做到专心致志,牛角挂书来填补我修真上的不足。为此,就连阴阳、八卦、奇门、遁甲这些晦涩难懂的,我也要做到博洽多闻才算罢休!”

????罗弋风意料不到,心中嘀咕:“怕已经不是博洽多闻了罢!恐怕你已经到了深谙其理的地步了!”

????莫莹不愧是罗弋风青梅竹马之伴,铃声般的笑音宛转悠扬。之后,莫莹说道:“我的郎哥哥啊!只要你需要,什么千年狐狸裔;什么千年鬼才胤;什么左右大史着作郎冶红晓,我也要与他们斡旋斡旋……千年鬼才胤……”

????此语一出,罗弋风犹被当头喝棒,“运筹千里,决胜千里之外……”不自觉联想到无妄海水淹慁界之景,打了一冷颤,心道:“这么说无妄海水淹慁界并非是因为急中生智,而是……而是……早有筹谋了……”

????莫莹心有顾虑,拉来罗弋风之手,贴在胸口处,柔声蜜意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也仍愿做那个天真烂漫的小莫莹!”

????罗弋风怔在原地,“我真的懂莫莹的心吗?”

????莫莹察言观色,紧张地换了忧虑的容颜,“好哥哥!莫莹一直都是那个莫莹,从未有变,至死不渝!”

????罗弋风心中一暖,不知表达什么好,只好慢悠悠地撤出莫莹胸怀里的手去揽她的细腰,靠向自己,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沙敏看呆了,而后,又同池水寒、百晓天面面相觑,疑惑连连!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这才打开天窗说亮话,“沙敏!”

????“嗯!”

????干练的沙敏哪里见过此等的柔情蜜意,甜言蜜语,晃了几晃额头,转看凌霜占艳菊花凝露。

????“这位是!”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端起右手,斜指罗弋风说道:“冰城鬼帝!罗弋风!”

????“什么!”沙敏唬一跳,根本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鬼帝罗弋风!冰花潇湘馆!”顿一下,“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池水寒、百晓天一起上下打量,侧着身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万种可能!

????“什么药!”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一改刚才的冷傲,语重心长道:“不管是冰花潇湘馆还是冰城鬼帝,都可助你一臂之力!只是联盟倾向不同!”瞪着浓眉大眼,直视沙敏。

????罗弋风这会儿才放开莫莹,在沙敏周围兜了半圈,说道:“我只道你沙敏会是沙虎之辈,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如此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也是难得的女性之一!”

????四女一听,心中张慌,俱都坐起来,横眉冷对,吓得沙敏作备战之态,“你们要干什么?”

????罗弋风不尴不尬,四下看看,就眉眼上挑,才回过神想到自己刚才是在赞美沙敏,赶紧打‘别紧张’的手势示意各位美妻娇妾说道:“快坐下!快坐下!没必要如此!”傻笑着面对沙敏说道:“她们会错意了!”

????原来,这沙敏一身女扮男装的装束,果有几分白皙和馨香藏在婀娜之中,她这女子里外透露着聪明伶俐,胆识超人八字——众女子怕罗弋风胡来,故此才略微紧张,柳眉倒蹙。

????四女一一复又坐下,莫莹、凝露也重归原位之上,听罗弋风霸气侧漏说道:“怎么!你们觉得我鬼帝罗弋风没有与冰花潇湘馆一斗的资格!”

????他额头泪心坠乍亮,胸口陡现漩涡黑洞,唤起真言道:“太极未分混沌,两仪已非其中,一阳才破鸿蒙,造化从兹运用,水火升沉南北,木金间隔西东,略移斗柄指坤宫,尽把五行错综!仪之雪姬剑北斗帝宵!”

????罗弋风往这胸口黑洞之中一掏,拔出来赤黑色的北斗帝宵雪姬剑,唬的沙敏踉跄倒退,娇容失色。

????“小六阶双击魄觉红色的级别!”沙敏瞠目结舌道,“不是说你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混小子么,恐怕连魂魄强度的极限都还没有达到!”

????罗弋风以为自己的‘下马威’来的恰到好处,神识一动,收回北斗帝宵雪姬剑,恢复如初说道:“虽说冰城、沙都中间隔了无妄海和枫城,但是,你们对于消息的掌控也不至于到达了鱼沉鸿断的地步!真是堪忧啊……沙敏!这样的你怎么对战沙都城主沙虎!”

????沙敏抬来食指背部,一刮‘上壳子’,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以为冰城已经不复存在了!那海市蜃天景不就代表了一切吗?”

????罗弋风回头望向沙敏歪着头,说道:“茵子和蓝丝这两个歹人,是对冰城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她们妄想颠覆我冰城的荣耀!我!鬼帝罗弋风,势必要将冰花潇湘馆腻为齑粉!”

????沙敏看罗弋风说这话的时候,不住地偷瞄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和莫莹,问道:“你们反水了冰花潇湘馆!”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沙敏!”顿一下,“我还没有给你介绍完呢!”指着轻华说道:“一代宗师轻灵的入室弟子轻华!也是昔日的慁界公主!”

????接着,她又移向七七说道:“昔日女娲之肠的南斗海宫主七七!”

????“海宫主七七!”池水寒惊呼道:

????“这是北疆的公主怜月溪!”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可待邀星移步走出,等她介绍时,她却又变得期期艾艾,吞吞吐吐!

????邀星知道她孤陋寡闻,就自报家门道:“我师傅是常羊山的刑天!”

????“刑天!”池水寒、百晓天下巴颏都要坠落在地,“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