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情无梦 > 第258章 血脉

第258章 血脉

?热门推荐:
????易攸宁垂着头,不敢再去看任何人,尤其是洛羽涵。

????屋子里的氛围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沉闷的心情,真的需要好好地透透气。

????雨越下越大,天色越来越阴沉,好像不说破事实乌云就不会散一样。

????“坦白来说,我应该早一点将实情和盘托出的,那样的话,或许现在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凌素衣在反思,她不会后悔自己当初做的选择,只是唯独对一人感到内疚。

????那个人,还是小梦。

????“在我看到母亲留给我的秘密时,我真的非常恨你,为了保护你的孩子,母亲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让她自己的孩子失去了母亲的保护,失去了相依为命的依靠,让我一个人孤苦无依地活在这个世上。”

????“她没有想过我一个人该怎么安稳地继续未来的日子,她也不知道她离开之后我的生活有多少辛酸,要不是师父,我可能根本走不到你们面前。”

????被人欺负、被人轻视,凌素衣在明如雪死后的日子里,饱受言语的欺凌,她被视为不祥的存在,克死了全家人的性命,受尽四邻的指指点点和白眼。

????哪怕那个时候她已经成年,但是那些话、那些人还是在她的心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我从不否认,我很多次,想借小梦的手除掉你,为我、为母亲报仇,我以为她会恨所有造成她今日下场的人,我以为她会恨你就如同她恨楚江阔一样。我想看到她亲手杀了你,我也没打算把真相告诉她。”

????这就是凌素衣最初最真实的想法,借刀杀人,以消心头只恨。

????“不过,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小梦是个重感情的人,凡是对她有恩情、有付出,有过关心的人,她都不忍心伤害,她可以毫不留情地除掉楚江阔,可以毫不留情地除掉郗远,却不能毫不留情地除掉从小就无比关心照顾她的洛叔叔,哪怕她的悲剧与你难逃干系。”

????“她嘴上虽然不说,可我能感受得到,她根本就没有真的怪过你。或许在最初知晓真相的时候有过,可还是败给了你给她的情,败给了她自己的心。”

????“她不忍心伤害你,更不会下决心杀了你。”

????“明明都是上一辈人铸下的错,偏偏承受结果、承受伤害的却是下一辈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被你们毁了一生的幸福。”

????“我今天说出真相,是不想小梦再继续恨下去,在爱与恨之中挣扎,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会游泳的人溺在水中,死不了,好不了。”

????“我也不想让攸宁和羽涵这两个孩子真的走上舒窈和其琛差一点就走的路,到那个时候,就没有那么多隐情可以改写结局了。”

????“我要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

????凌素衣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字字句句,都是一根根针,扎进人的心里,也扎在了自己的身上。可她必须要说,在一切还能挽回的时候,彻底改变未来的走向,不该在一起的人,就早一点分开。

????冷舒窈和洛其琛之前因为种种蒙蔽而导致的误会,差一点就毁了洛其琛,她不想同样的情况,再去影响到易攸宁。

????欠他们的人都已长眠地下,上一辈引发的错乱,是时候在此刻此地终结了。

????再没有故事要讲了,有些人就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师徒二人慢慢走远,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帘之下,仿佛与这尘世的纷扰再无关联。

????“爹,攸宁,逃避是改变不了任何事实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虽然我也希望有思晴这样一个姐姐,可若她真的不是,我们也不能强求。”洛羽涵斟了一杯清水,推到了洛魂飞和易攸宁的面前,“如果攸宁真的是我的大哥,那就只能说明我与他此生有缘无分。”

????“爹爹,早点弄清楚,就不会再发生舒窈与其琛类似的事情了,他们是幸运的,但不保证所有人都会那么幸运。”

????他们谁都没有忘记,当还是“楚思晴”的冷舒窈与洛其琛有了肌肤之亲以后,那种令人追悔莫及的痛苦与绝望,血脉相连的至亲不该成为彼此生命中的罪人,有些界限可以迈,但是有些雷池绝不能越。

????冷舒窈靠在洛其琛的怀里,两个人静默无言,连他们都没了勇气去揭晓一个明了得不能再明了的答案。

????易攸宁又一次凝视着洛羽涵,好像要在这一刻,将她的模样镌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生生不忘。

????他的手轻落在她的肩膀上,温柔地用双臂环在她的背后,最后一次以爱人的身份,拥抱她。

????其实,他很想再吻她一次,却终究只停在了怀抱之下。

????“义父,您纵横江湖数十载,这点小痛,您不会怕了吧?”易攸宁故作轻松,劝慰洛魂飞的同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鲜血在杯中。

????洛魂飞无法释然,只能苦苦一笑,跟他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血与血的的相汇,血与血的交融,浮在水面上的两朵红莲融为一体,热烈绽放。

????至亲骨肉,无可置疑。

????“攸宁……”洛羽涵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她最后一次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从今以后,她必须遏制情感的蔓延,让爱情沦为亲情,“不,该叫大哥了。”

????“羽涵……”易攸宁舍不得,他舍不得放弃自己深爱多年的女子,更舍不得看着她在这段禁忌之恋中被伤害。

????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有错。

????多好的一对,多无奈的一对。

????洛魂飞失魂落魄,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风雨之下,任凭雨水淋湿自己。所有错误的根源,都在他身上,一个错误的决定,影响了如此多对他尤为重要的人,他不断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对不起他视为一生挚爱的谷梁文茵,对不起为他牺牲性命的明如雪,对不起无辜被卷入的小梦,对不起凌素衣、对不起洛羽涵、对不起易攸宁……

????他将满腔自怨化为一声怒吼,一股真气四散开来,将绵绵细雨幻化为疾风骤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舒缓心头的压抑和愤懑。

????如果楚江阔能看到这一幕,他应该会非常开心吧。

????“羽涵,攸宁,如果你们放不下对方,就当今天的事从来没发生过吧。”洛魂飞似乎看开了,“反正此事只有几个人知道,你们不必考虑其他人的看法,更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就算以后藏不住了,你们也不必顾虑我,只要你们开心,为父就开心了。”

????珍惜眼前所拥有的,是他用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明白的道理。

????只是最后,易攸宁和洛羽涵还是没有再牵起彼此的双手。

????“大哥……”

????“小妹……”

????仅此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