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明朝开工厂 > 第66章 睚眦必报(第一更,求支持,求收藏)

第66章 睚眦必报(第一更,求支持,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一句话让堂上堂下顿时僵住。

????高鹏奇更是连声问道。

????“小人蒙蔽?”

????高鹏奇的心里早已疑窦四起,他也觉得这事有些古怪,便问道。

????“神医何出此言?”

????“事情是这样的,数月前在下于城中闲逛,想要寻处门市时,却不想碰到几个敲诈外地人的青皮无赖……”

????施奕文一一将碰到无赖时的事情说了一番,所谓寻处门市,不过只是借口,神医嘛,总要悬壶济世。现在即便是不悬壶济世,那也是为恶人所逼。

????“……可谁曾想,巡街捕快来了,二话不说,便让在下赔银子,然后更是动辄威胁要把在下关入大牢,用上几日大刑,哎,要不是在下施展手段戳破无赖奸计,估计这会早已经被关入大牢了……”

????神医居然当面告起了状!

????李德新心头怵然一颤,脸上已是变色,后背顿时涌出一阵冷汗。

????听上了心的高鹏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巡捕与无赖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实属寻常,往日他是装作不知,但现在却不能再这么做了,他皱眉沉吟半晌,转脸喝问这。

????“是何人与无赖勾结,讹人钱财?”

????他这边话声刚落,那边李德新便连忙跪下求饶道。

????“太爷、太爷,都是小的让猪油蒙了心,犯下了大错。”

????冲知县下跪时,他又冲着施奕文叩头求饶道。

????“神医,您大人大量,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神医放过在下一马……”

????若是换成其它人,或许这时候,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可看着不断叩头的李德新脸上闪过的不甘时,心知打蛇不死后患无穷的施奕文泠笑道。

????“今日非是在下放不过你,施某之所以提及此事,完全是为了百姓他日免遭尔等恶吏勾结无赖敲诈勒索,你于街上伙同无赖敲诈时,非但县尊清誉受你所累,就连大明的声誉也为你所污,如此恶吏,若不处置,要《大明律》何用?”

????正叩着头的李德新眼中光彩消失了,原本只是装模作样的他,立即痛哭流涕的冲着知县叩头求饶。

????“太爷,小人知错了,求太爷饶了小人这一回,往后小人绝不敢再犯了……”

????“错了?先前敲诈勒索时,可曾知错?为报私怨,更是意图借本官之手,加害施神医,如此恶吏不除,本官如何能正国法!”

????高鹏奇的话声未落,李德新的浑身一软,人便瘫在到地上。

????“太、太,小,小人,……”

????“恶吏实在可恨至极,李德新,你这恶吏,差点害本官伤及无辜,实在罪大恶极,来人,给我重打50大板!……”

????什么是翻转?

????瞬间的翻转完全超出李德新的意料,原本他还是冷眼旁观等着看那姓施的怎么丢掉性命,可现在非但戏没看成,八十大板反倒是落在了身上。被吓傻的他双腿一软,整个人瘫跪在地上了,虽说吓傻了,可人却仍不住的叩头道。

????“大老爷,小的就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

????“混帐东西,来人拖下去往死里打!”

????不待他说完,令箭从高鹏奇的手中丢到了地上,两边的衙役还在发愣的时候,只听他又说道,

????“再加五十大板!打完之后,革其班头一职,轰出衙门。”

????“啊!”

????这下李德新的脸上也没了一丝血色。甚至就连忙被拖下去的时候,也忘记了哭喊。片刻后,堂外便传来和着相击声传来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惨叫声可谓是凄惨至极,以至于置身于堂中的施奕文听着那惨叫声的时候,面不改色的对高鹏奇揖道。

????“县尊英明!”

????“本官御下不严,让神医受委屈了。”

????脸色难看的高鹏奇目中闪过一道愠色,冷冰冰的说道。

????狠!

????这施郎中的可真狠!

????瞧着堂中与知县客气着的施奕文时,徐邦瑞的目光微微发生些许变化,他没想到施奕文抓住机会就报复,为了逼高鹏奇动手,在言语之中,把小吏谋生的手段,和知县的声誉、大明的声誉联系在一起,最后又抬出了《大明律》。这么多百姓在这里盯着,姓高的即便是有心循私,也只有一个选择——重罚李德新。

????在离开衙门的时候,施奕文又从药箱里取出了几粒头胞交给了李娘子,又叮嘱让其如何服药,又叮嘱她好好休息后,才转身离开了衙门,与来时担心被人砸砖头不同,在离开衙门时,周围的百姓总会热情的称他声“神医”。

????“施兄,你可有在南京开医馆的打算?”

????回家的路上,见施奕文似乎在想着什么,徐邦瑞试探着问道。

????“哎,就今日所见,要是我开医馆的话,恐怕这官司必定要吃很多。”

????见施奕文摇头长叹,徐邦瑞笑道。

????“施兄,瞧您说的,今日你神手之能必定传遍南京,理应趁势于南京开医馆不是……”

????徐邦瑞的建议,让施奕文沉默片刻,然后叹道。

????“正所谓医者——下医医病,中医医人,上医医国,我这医术,于世又有何用?”啊……

????“施兄高见!”

????徐邦瑞一愣,他没想到施奕文会这么说,话峰一转笑道。

????“方才见施兄妙手,当真是匪夷所思,不曾想却是华佗神技再现,实在是三生有幸。”

????徐邦瑞的称赞,让施奕文笑道。

????“徐兄说笑了,不过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施兄谦虚,你这雕虫小技可却是能医死人而肉白骨的奇技!要不是亲眼所见,这世人又有谁能相信,这医病居然可以剖腹取出疾处,实在是神奇的很。小弟对医术,倒也有些研究,若兄台不嫌弃,小弟倒想向兄台请教这“手术”的学问。”

????徐邦瑞的直接,让施奕文拱手笑道。

????“在下岂称请教,要是贤弟不嫌弃的话,你我可一同探究一二。”

????“如此,往后麻烦兄台了!”

????虽然只是刚认识,但很快两人就熟悉了下来,对于徐邦瑞的好奇,施奕文非但也不觉得有任何不适,反倒是主动向他介绍许多与外科有关的知识,两人边走边聊。

????路上徐邦瑞又一次问道,他是不是打算开医馆时,施奕文只是笑道。

????“开医馆,也不是不行,毕竟,我等学医,本就是为了治病救人。”

????嘴上这么说着,施奕文突然觉得开医馆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不,就再开个医馆,悬壶济世,似乎也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开医馆似乎风险太大了一些。